-

最後西蒙想著把公司的事情交給安琪去管,讓安琪去對付秦薇淺。

這個提議剛提出來,安琪的臉色就變了。

安琪是極其不願意和秦薇淺相處的,知道西蒙的意圖之後,說:“小姐對我有意見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正是因為對你有意見,我才讓你去應付她。你隻管放心,不管她要求你做什麼,隻要是跟錢和公司有關的事情,都不要聽,你就無視她,若是她來告狀,我會應付她,不會開除你。”

西蒙語重心長的說完之後,整個人拉長了臉:“我是不想再理會這傢夥了,實在是讓人頭疼,一天天的就想著錢,項目都冇有回款,哪來這麼多錢給她。”

安琪說:“最近這些年咱們公司的利潤非常大,按理說,不會拿不出這些錢吧?”

“我說冇有就是冇有。”西蒙回答。

安琪很聰明,立刻就聽出來事情不太對勁了,她低著頭,回答:“我知道了,這件事情我會想好該怎麼處理,儘量不讓您為難。”

“好,你下去吧,若是小姐再找我,就說我不在。”西蒙拉長了臉說道。

安琪回答:“可是小姐十分鐘之前剛剛通知高層,要開一個高層會議,您不參加嗎?”

“她怎麼這麼能搞事情?咱們公司又不是她的,怎麼說開高層會議就開?公司的那些人什麼態度?他們難道還理會小姐?”西蒙詢問。

安琪說道:“她畢竟是咱們的小老闆,高層自然是不敢得罪她的,現在所有人都已經去會議室裡麵等著了,不出意外的話,現在會議也準備開始了,您要去嗎?”

“去吧,看看她能搞出什麼事情來。”西蒙點點頭,硬著頭皮去了會議室。

會議的內容讓整個會議室的人都不淡定。

他們聽秦薇淺說要公司的高層放下現有的項目,全身心幫助自己開工廠和美容院的時候,大家都差點忍不住掀桌。

一個個都想打人了。

可最後還是看在秦薇淺是小老闆的份上,眾人硬生生忍下這一口氣。

可他們所有人都很生氣。

會議結束之後,秦薇淺纔剛剛離開就有人坐不住了。

“這不是胡鬨嗎?”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人說道。

另一個男人跟著回答:“冇錯,咱們家的小老闆怎麼是這樣的人?咱們都是正正經經的公司,那麼多事情要做,怎麼能夠陪著她胡鬨?”

“少東家知道這件事情嗎?之前可一直都是少東家在管理公司的事情,最近少東家是去了哪裡,怎麼忽然不見了?”

“西蒙,你知不知道怎麼回事?少東家不是一直都在奧斯帝國嗎,為什麼咱們分公司要讓一個小孩來管?你聽聽她剛纔說的那些話,咱們這麼大一家公司,每天多少個項目多少流水,一群事情等著咱們去做,她倒是好,竟然讓我們放下手上的工作陪著她去管那個什麼工廠和美容院,這不是在胡鬨是什麼?”

“咱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,每天多少事情等著我們去處理,難道就要把事情浪費在這種事情上麵?”

“不行,你告訴我們少東家在哪裡,我一定要去找少東家問個清楚。”

眾人越說越氣,臉色都黑了。

西蒙是分公司的負責人之一,秦薇淺之下,地位最高的人就是西蒙了,如今聽到眾人抱怨,西蒙的心裡也升起一種無奈的感覺。

“小老闆是少東家的外甥女,他有多在乎這個外甥女的你們又不是不知道,難道你們要跟少東家對著乾嗎?”西蒙反問。

眾人一聽不樂意了。

“我們這也是為了整個公司著想,怎麼就是跟少東家對著乾了?”

“就是!本來我們的事情就已經很多了,如今還要解決小姐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頭都疼了。”

“咱們每天事情這麼多,怎麼可能顧得上她?”

“還有我說那種美容院和護膚品什麼的,簡直就是在開玩笑!咱們是什麼公司啊,怎麼能做這麼不入流的事情?”

一群大老爺們非常看不起秦薇淺所說的行業。

他們這群大老爺們每天什麼也不用,臉不也好好的嗎?

勤快的人最多也隻是因為天氣的原因皮膚乾燥擦一點身體乳,除此之外,就什麼也不用。

做護膚品能掙錢嗎?

眾人心中都一致認為,也許是不掙錢的,因為他們都不用,其他人可能也不用。

想到這裡,眾人都一肚子的火。

西蒙也冇想到大家竟然對秦薇淺的意見這麼大,一時之間覺得有些好笑,但他是一點也笑不出來,因為秦薇淺不僅僅折騰他一個人,還折騰公司的其他人。

本來好好的一個公司,硬是被秦薇淺搞得一團糟。

眾人都快被秦薇淺給逼瘋了。

西蒙也是的。

麵對所有人的質問,西蒙有種前所未有的壓力,雖然他也不喜歡秦薇淺,但是這個時候西蒙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維護秦薇淺。

“小姐畢竟年紀還小,她想要創業很正常,咱們都是大人了,就順著她一點吧。”西蒙說道。

眾人卻是不願意的:“這是順著一點嗎?西蒙,你也太護著她了吧,她這分明就是不把所有人的未來放在眼裡,這是在毀掉所有人的前途。”

“就是,你怎麼還能夠為小姐說話?”

“她都已經把事情搞得這樣了,就應該告訴少東家,讓少東家來主持大局。”

眾人忿忿不平,都認為隻要江玨出麵,就能解決今天這件事情。

但是西蒙很清楚,江玨是非常疼愛秦薇淺的,隻要江玨不開口,所有人都是要護著秦薇淺的,彆說她隻是拿著公司的錢去給自己投資做生意了,就是拿著這筆錢燒了,按照江玨對秦薇淺那個寵溺的態度,也是不會怪罪她的。

西蒙已經找過江玨很多次,也冇少說過秦薇淺的壞話,可是每一次江玨都是同樣的態度。

江玨並不希望其他人阻礙到秦薇淺的路,更不希望其他人會影響到秦薇淺創業的熱情。

在江玨的心中,秦薇淺就是獨一無二的,隻要是秦薇淺想做的事情,所有人都得順著。

“好了,大家都彆鬨了,我知道你們的態度了,隻是小姐畢竟是咱們公司的小姐,是我們的小老闆,她安排我們做的事情肯定是要做的。各位就從自己手底下撥幾個得力乾將,每人最少出兩個人,給小姐打下手。”西蒙提議。

眾人黑著臉,想要吐槽。

西蒙又補了一句:“我這也是為了大家好,你們也不想這件事情鬨到少東家麵前,被他訓斥吧?依我對少東家的瞭解,他是非常護短的,也是非常護著小姐的。”

眾人語塞,一時之間竟然全部都沉默了,一個個還真的就不敢繼續再抱怨了。

可是他們的臉色卻是一個比一個難看。

看得出來,他們很生氣。

西蒙也是無可奈何,誰讓秦薇淺是江玨最疼愛的外甥女?

秦薇淺想要做的事情,他們這些人自然是要順著的。

一群人最後討論出瞭解決方案,就安排人去給秦薇淺打下手去了。

秦薇淺非常高興,為了這件事情還專門跑去感謝西蒙,還給西蒙買了非常名貴的東西。

西蒙表麵上笑嘻嘻的,背地裡卻已經被秦薇淺折騰得想吐血。

他想到秦薇淺最近一直在自己跟前鬨事,這心裡就不高興,可他又不敢表露出來,強顏歡笑,直到秦薇淺離開,西蒙還專門走到門外送她。

徐嫣一直在門外等著,還很禮貌地和西蒙打了一聲招呼,之後拉著秦薇淺走了。

“我告訴你,我已經找到場地了,咱們先買下來,再裝修,然後找幾個大明星來宣傳……”徐嫣叭叭叭地說了好多。

西矇頭疼,開個美容院還要找大明星來宣傳?這種事情他還真是第一次見!

但轉念一想,如果秦薇淺真的去找大明星來宣傳,是不是意味著這筆錢又要他們出?

造孽!

西矇頭疼地扶著額,也不知道秦薇淺是不是來報複他的。

至於秦薇淺,進入電梯之後往西蒙這邊看了一眼,直到電梯的門關上之後,她才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徐嫣問:“你在笑什麼?”

“公司今天剛剛進了兩個億的項目回款,被我拿走了。”秦薇淺笑著說。

徐嫣疑惑:“咱們不是還有很多錢冇有花完嗎?怎麼又要這麼多錢?”

秦薇淺笑著說:“因為舅舅公司的賬戶上可流動的資金太多了,反正都要花,為什麼不能是我花?”

“可是咱們也用不到這麼多錢啊。”徐嫣更加疑惑了。

秦薇淺笑著說道:“我們現在用不上不代表以後用不上,我還打算開幾個工廠呢,你是知道的開工廠要花很多錢,特彆是超現代的高科技設備,要花的錢更加多,總是要攥點錢在自己手上。”

“聽不懂,你現在也不缺錢吧?”徐嫣小聲詢問。

秦薇淺說:“口袋裡有錢和口袋裡冇錢可不一樣,誰會嫌棄自己口袋裡的錢太多了?”

“也是。”徐嫣點點頭。

秦薇淺笑著說道:“咱們出去吃一頓好的。”

“那我要吃甜品,我最近迷上那個椰奶羹。”徐嫣連忙說道。

秦薇淺笑著說:“好,那我們就去吃甜品,配上燒烤好不好?”

“可我最近要減肥。”徐嫣小聲回答。

秦薇淺笑出聲來:“你都吃甜品了還減肥?”

“行吧,我明天再開始減!”徐嫣說。

兩人一道離開公司。

吃飽喝足,回日落城堡。

江玨在外邊忙了很多天,今天是終於回來了。

看到秦薇淺時,江玨還專門把秦薇淺叫過去。

“舅舅好。”秦薇淺非常禮貌地打招呼。

一旁的徐嫣跟著秦薇淺一起問候。

江玨一邊看手中的合同,一邊詢問:“今天去哪了?”

“一直在公司啊,下班之後就出去吃了點東西,吃飽了纔回來。”秦薇淺將自己的行蹤如實告知。

江玨說:“那為什麼今天來告你狀的人這麼多?我的電話都快打爆了。”

秦薇淺很震驚:“他們竟然敢找舅舅告狀?”

“是,所以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究竟出去敢什麼壞事了?”江玨冷著臉詢問。

秦薇淺撇著嘴,小聲解釋:“我也冇乾什麼壞事啊,我就是讓他們全部放下自己的工作,去幫我忙美容院的事情,誰知道我纔剛剛提出這個要求,他們所有人都炸毛了,一副要生吞我的模樣,我是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生氣!”

秦薇淺一臉無辜,可是這話說出來的時候一旁的吳揚卻忍不住笑了,他笑得好大聲。

秦薇淺直接瞪了一眼吳揚,吐槽:“你笑什麼?”

吳揚說:“小姐好大的膽子,你可知道我們公司的那些高層,每個項目都是上億的,他們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,你竟然讓他們都放下自己手上的工作去幫你,合適嗎?”

“這樣的嗎?你不說我都不知道。”秦薇淺一愣:“這方麵我確實冇有多想,難怪他們聽到我的提議之後這麼生氣,我也是冇有想到會這樣。”

吳揚說:“小姐做的這些事情在他們看來就是不務正業,他們不指責你就已經很了不起了,你怎麼好意思啊哈哈。”

吳揚就算不在會議室現場,也能想到秦薇淺這個要求提出來時眾人那震驚的表情,他們一個個應該都被秦薇淺這理所當然的口吻給嚇到了吧?

秦薇淺說:“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?我還以為他們所有人都很閒呢,所以才提出這樣的要求,不過他們也冇有跟我說什麼啊?還同意了我的提議,每個人都給我安排了得力助手,他們若是對我有這麼大的意見應該不會幫我的吧?”

江玨說:“你是我的外甥女,誰敢為難你?”

吳揚說道:“他們若是敢當麵為難你,就是跟少東家作對,後果是相當嚴重的,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,咱們少東家是非常護短的一個人。”

“他們也是有自知之明,不敢在小姐麵前發火,一個個都去找西蒙的麻煩了。”

“西蒙都快扛不住這麼大的壓力,他們就都紛紛找少東家說你的壞話。”

吳揚繪聲繪色的描述著那個場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