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627章

鬼差索命

血色月空,琥懺那聲充斥難以置信的慘叫驚動四野。

當風絕羽一劍反手擊出之時,其實琥懺就已經感應到大難臨頭了。

死亡氣息迅速籠罩這位凜烏一脈的殺手,讓他忍不住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。

你怎麼又找到我了?

精華在那個“又”字上麵。

不由得讓很多人產生了荒誕的念頭,堂堂一名六轉中境強者,真實戰力堪比上境的高手,竟在生死之間說出這種荒謬的言論。

就是知道了,又能怎樣呢?

聽到那道喊聲,梟擎等人終於神色大變,不出意外的話,琥懺已經被那一劍嚇破膽了。

是啊,大名鼎鼎的夜曇殺道,居然還能被人發現。

被人發現的暗殺技巧一旦被窺破了,那就不是可靠的殺人技了。

天驅一出,光電襄助……

此一劍暗含大道神妙,宛若裹挾著天地之威,夜空皎潔,愈發襯托那道光風雷鳴鋒銳無匹,猶似一道紫霞披蓋戾風狂暴的風雷刃,縱使天邊最明亮的月光,都為之黯然失色。

劍光貫衝長空,狂掃而去,在那方無人的領域之外,幾個在邊緣徘徊的夜魔人身體突然暴碎開來,血雨拋灑

他們離戰場太近了,以至於被劍氣激盪的神裁掃過,修為太低而粉身碎骨。

“僅僅憑藉劍風就能斬殺數十丈開外的神人,這也太可怕了。”

宣飛不知道今天多少次震驚了,還是因為同一個人,那個不久前被自己言語調侃的傢夥,如今竟是一座神山般巍峨而不可仰望。

可怕啊。

“該死!還不給我殺了他。”

絕技頻出,最終還是讓人打的狼狽逃竄,琥懺不甘心下達了格殺令。

與此同時,他飛快從懷裡取出一隻小小的褐色人偶,人偶隻有四肢冇有五官,卻是有著一絲陰邪的氣息瀰漫。

替身人偶!

每一名凜烏一脈的刺客,都有這樣一隻人偶,也隻能有一隻。

這是他們防止遇到難纏的對手的時候逃命用的。

一隻人偶用了秘法將神秘的咒術刻在裡麵,留一滴精血、一絲神念在其中,遇到危險將人偶祭出,便可將無法躲避的殺招引開,從而換取一命。

這隻人偶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複雜秘文,中間有一個圖案,是一張詭詐的笑臉,獠牙森森,透著大道之妙,又有神語神韻暗藏其中,想來煉製出來不容易。

“替身人偶!”

琥懺大吼一聲,將人偶祭出。

風絕羽微微一怔,就見無定神裁突然改變了方向,朝著人偶殺去。

同時,劍氣彷彿有了靈性,十分糾結,在半空中顫抖不停。

並非恐懼,而是茫然,不知道該殺誰。

那人偶在空中瀰漫出烏色星雲、秘符隱隱變大,在見到無定天驅舉棋不定時,突然變成了琥懺的模樣,渾身氣息一模一樣。

而琥懺也是冷汗狂流,連忙施展秘術遁法將氣機斂收極致。

下一秒,無定天驅轟在了人偶上,說不得有多霸道,人偶潰散如雨。

隨後,琥懺掉頭就跑。

“哼,身為殺手,行動失敗了就想逃,真是不上檯麵。”

風絕羽冷哼了一聲。

以前他為殺手界的無冕之皇,每次行動都置死地而後生,從未有過退讓。

任務完不成,可以不接,但隻要接了,有再大的艱難險阻也必須完成,否則,就不配當殺手。

顯然,這個琥懺是個二把刀啊,竟還給自己準備了一隻替身人偶。

如此心境,恐怕也不是什麼太過厲害的殺手了。

風絕羽決定不再保留。

“想走?門都冇有,給我留下!”

腳尖點地,風絕羽像夜鷂一樣拔地而起,巫神在手,劍氣澎湃,引來星光、狂風、雷霆,三者合一。

又一式無定天驅,這次比上一次還要恐怖。

光電融合,匹練無窮,化作一條燦然霸烈的光雷劍龍,咆哮驚天。

那轟隆的雷鳴清脆滾滾,似乎雷潮翻天覆地,光雷劍龍破空而去。

“渾蛋,想殺我,冇那麼容易。”

琥懺有點嚇慘了,此子四轉之境,出手卻不誒於六轉上境強者,甚至一身劍意真境,超群絕倫,自己根本不是對手。

可想這麼容易殺了自己,也冇那麼容易。

跟金奪、葉尋展不一樣,琥懺是個謹慎性子,出手前就準備好了自保。

地君烏金盾。

當下將一隻烏黑圓盾祭出,此盾之上有黑煞魔相的秘文符案,周圍布有精密陣紋,似地獄魔風,圍拱而起。

祭出之際,那烏黑圓盾倏爾變大,遮蔽住琥懺全身,讓無定天驅完全冇有機會直抵要害,盾體上陰寒之光冷如臘月堅冰,更有一頭邪魔亮出了猙獰魔麵,吞吐煞霧。

“臭小子,就算老夫不是你的對手,但你無法逃出凜烏鬼差的魔掌,老夫等著看你死。”

有了地君烏金盾在,琥懺終於冇那麼怕了,反而流露出了得意猙獰之色。

是,自己是不是這小子的對手,可自己身邊還有十八名凜烏鬼差,每一個都有五轉中上境的實力。

十八個人聯手,就是六轉巔峰強者也要逃之夭夭,何況是一個四轉神人。

“殺,給老夫殺了他,不必留手。”

原本想著拿風絕羽活口回去請罪,現在琥懺可不敢有這樣的心思了,此子實力驚人,稍微留手後患無窮,就這樣殺了才最省事,也最安全。

一聲喊完,眾人色變,隨後就看見,戰場中心不知何時出現了十多個黑袍人,個個身法敏捷,如風如電。

黑袍是夜魔人的標誌性著裝,基本上每個夜魔人都是穿黑袍的。

可這些人的裝束跟普通的夜魔人截然不同。

他們更偏向於乾淨利落、身上冇有太多的墜飾和細節,個個都是緊身裝扮。

如此也讓他們的身法顯得更為迅捷、難以防備。

“又是殺手?”

眼見得一道道黑影出現,風絕羽平淡如水的表情產生了絲微的變化。

但這種變化隻一瞬之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,因為他看出這些人連六轉的實力都冇有。

雖然是殺手,人還不少,可對上自己這個神識力量極其變態的存在,他們幾乎不存在多少威脅。

風絕羽馬上將目光收回,吟吟發笑看向前方。

和風絕羽的眸子對上,琥懺感覺到很難受,但馬上他就知道這種心情來源於何處。

“吡!”

周虛中,那暴閃著雷光、恣意狂風的無定天驅終於到來,狠狠撞在了地君烏金盾上,隻一息之間,那堪稱防禦無敵的中品防禦神器頓時土崩瓦解,連個抵抗掙紮的過程都冇有。

轟隆一聲巨響,盾牌炸飛成無數碎片,帶著濃濃的魔煞之氣,紛飛如雨。

至於盾牌表麵上的黑煞魔相,則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不再猙獰,似在懊悔。

中品神器,一劍擊破。

對陣雙方關注的高手們,無不是呆如蠢鵝,目光發直。

“不……”

地君烏金盾一破,琥懺根本冇有餘力去擋,而那天驅之力,更是一往無前,閃電般的刺在了琥懺身上。

眾目睽睽之下,光雷之力轟然綻放,一道道慘白如月光的存在肆意掃蕩,將琥懺的軀體分屍成了無數碎塊。

同時雷力爆發將所有屍塊炸成的血雨紛紛、恣意飄揚。

原本琥懺還有能力讓元神逃出,隻是這一炸,粉碎了他最後的求生**。

“不,不要殺我,我認輸……”

臨死前的元神意念在空中求饒,可他喊的晚了,不過即使早一點,風絕羽怕也不會留手。

畢竟這是戰爭。

有戰爭就有流血。

最後,琥懺炸碎的殘爛屍身被狂風席捲而走,就像從人間抹除似的,一點痕跡也找不到。

但這個時候,十八個凜烏鬼差殺了過來,一個個霧影幢幢,竟全部精通千影霧遁的秘術魔法,頓時到處都是緊身裝扮的黑袍身影,密密麻麻。

“掌座!”

看見琥懺先死於敵人劍下,十八凜烏鬼差憤慨莫名,呼啦一下子圍了上來。

黑色的烏刺、奪命的寒光、冷冽的短劍……一件件法寶利器無處不在,但跟琥懺一樣,都有一個特怔,那就是將身為殺手本身的氣機收斂到極致,反而讓神器的威力放大到了極致。

十八人一起湧上前,秘術頻出,一時間烏光如熾、陰雲壓頂、煞氣沖天、血腥十足,以致於各施法門之後,圍繞著風絕羽的四麵八方升騰起一幢幢如夢似影的神秘符咒。

彷彿有無數個靈性載體,憤怒跳動。

“合擊殺陣!不錯!”

風絕羽傲嬌地挑了個眉,眼中泛起驚喜之色。

鬼差索命殺陣!

陰魔咆哮間,無數神秘光符跳動雀躍,頻頻升空,結合著千影霧遁的無數假身,讓這片地帶變得神鬼莫測。

無儘殺劫層出不窮,那翻湧的煞氣在鬼差索命殺陣的臂助之下,率先分化出數把巨大的黑刀,淩空壓下。

十八名鬼差一起動手,其實比琥懺隻強不弱,並且殺陣在前,威力仍可翻倍。

感應到那殺陣的犀利和霸道,風絕羽馬上將神念擰成了一股繩。

好傢夥,道脈衍化終於再現端倪,那一抹濃綠開始向所有道絲擴散。

玉品五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