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r小說網 >  幸孕媽咪寵上天 >   第1170章

-

“打是情,罵是愛,打的好。”林宴七勾唇邪笑:“女人打我,我能接受。”

葉熙知道他這是故意在調趣她的,不過,接下來,葉熙會讓他明白,調戲她的下場,會有多淒慘。

“是嗎?那接下來要發生的事,你肯定會更有興趣的。”葉熙緩慢後退了兩步,隨後,她從她身側的一個小包裡拿出一樣東西,那是一個被牛皮袋子包著的東西。

林宴七眯著眼睛,突然覺的這個葉熙帶給他一種陰森詭怪的感覺。

“你要乾什麼?我告訴你,彆亂來。”葉熙緩慢的拿起了一根針:“知道我祖上是乾什麼的嗎?”

“殺豬的?”林宴七脫口說了一句後又改嘴:“你拿針,那肯定就是繡花的。”

葉熙紅唇輕輕揚了一下:“不,是專治渣男的,這一針,可以讓你這輩子也不能再做男人了。”

葉熙說完,素手一揚。

林宴七還來不及看清她是怎麼發力的,就感覺腿根位置瞬間一痛,他俊臉一片驚恐,憤怒的抬頭盯住葉熙:“你在搞什麼?”

葉熙紅唇依舊揚著笑,但那笑,卻不達她的眼底,遊於表麵,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陰森感。

“我當然是要讓你償償什麼叫生不如死啊。”葉熙說完,又抽了一根細細的銀針,銀針在燈光下,竟然泛起了綠綠的光澤。

“生不如死?”林宴七俊臉已經痛苦不堪了,因為,他現在感覺腿根處的兩粒蛋,好像被千刀萬刮似的,他痛的弓起了身子:“葉熙,你這個瘋子,你對我做了什麼?你明明可以殺了我,你為什麼要羞辱我?”

葉熙直接走了過來,將一根針,直接就紮在了他的頭頂上方:“羞辱你?你錯了,這可是比羞辱更令你痛苦。”

“啊......”林宴七發出了驚恐的慘叫聲,這會兒,他覺的自己好像被拆骨撕肉了一般,渾身哪裡都痛,就連心臟都跳的巨快,他呼吸都快要喘不上來了。

“你這些是什麼鬼東西,快從我身上拿開,我要痛死了,霍薄言也得死。”林宴七已經看出來了,葉熙是在為霍薄言報仇。

可是,不對啊,霍薄言現在喜歡李諾,把她拋棄了,她應該恨死霍薄言纔對,怎麼還會跑過來,折磨羞辱他呢?

“他可不能死,他還答應要給我十個億做為精神補償呢,他要是短命了,這筆錢,我向誰要去?”葉熙當然還不能暴露出她和霍薄言關係的事情。

“我給,我給你,二十億,五十億,你要多少,我給你多少。”林宴七這會兒,已經顧不得許多了,隻想趕緊解脫。

葉熙嘴角笑了起來:“我可不相信你,但我相信他,你這種冇有責任感的男人,也就會耍耍嘴皮子。”

“我真的會給你。”林宴七已經被頭痛折磨的眼睛都要爆出血來,他想用手撕扯自己的頭,可是,他被綁住了。

終於,林宴七的眼角滲出了血跡,他暈過去了。

葉熙一驚,一把將他頭上的針取下,又收了他大根內側的針。

林宴七徹底的昏迷了,痛到了人類的極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