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皇金口玉言,何況這種事能開玩笑嗎?”

看著大秦眾人的震驚駭異,離皇武信頗為滿意,微笑應道。頓了下,又迅速補充道:

“一見便知!貴國若無意見,三天內……本皇就能集結人手,並傳送到此城,或者直接傳去大秦!”

“當然可以,就這麼說定了!”

大秦眾人驚喜互相看了眼,看白起、王翦、蒙恬等大秦主將冇反對,同樣驚喜莫名,趙姬便連聲應道,似乎深怕離皇反悔了!

說實話,就算此次和離皇的“交易”失敗,大秦天庭也不會守著大元人部,應該會隨便找個勢力販賣或交換,更大可能是就此放棄,要麼被其他勢力趁機占據,要麼被大元仙朝重新奪回。

所以,此次離皇答應,大秦既賺了人情,遞了善意,還有意外驚喜,彼此可算滿意!

“不過,醜話說在前頭!我朝的軍人標準,肯定比不上貴國!大離禁衛軍的平均戰力就金丹境(武道煉丹),正規軍的平均戰力是先天境(武道煉氣)。”

看大秦眾人表現,武信也不想出力不討好,就主動解釋道,隨即又迅速保證道:

“當然,本皇和大離,既然答應了,自然會全力以赴!”

“離皇放心!以我等兩國關係,自然可以相信,甚至是托付!”

大秦眾人倒冇想象中的失望,依舊保持著驚喜和欣喜臉色,趙姬再次迅速應道!

彆說大離禁衛軍,就是大秦禁衛軍,也並非全是法相境及以上,基本以元嬰境為主,小部分才能達到法相境,依舊有小部分隻是金丹境,約為五分之一左右。所以離皇的所謂“擔憂”,根本是妄自菲薄。

彆以為金丹境和先天境這兩個境界就很低,那可是軍卒的平均戰力,經過軍事訓練後,極為強橫了!

五域天下的合格正規軍,大概也就這樣而已!

新軍基本為最低的煉體境,平民參軍後,軍隊都會發放基礎修煉功法,步入很容易!

經過一段時間訓練後,新兵達到煉體境中後期,就算合格了,正式成為軍卒!

經過幾場戰鬥,達到先天境後,就可稱之為精兵了!

如果軍隊經過幾次大規模血戰,平均戰力能達到先天境,部分突破到築基境,這支軍隊就可稱之為精銳之師了!

築基境基本就是普通軍卒的終點,大部分軍卒終其一生也難有大的突破,而且那批達到築基境的精銳軍卒,基本要麼升職,要麼被各大將軍挑選而出,成為其親衛,運氣好就成為名將的特殊軍團的一員。

想從築基境突破到金丹境,除了資源充足外,還需要一定天賦、根骨和悟性,否則無法結成金丹,服丹磕上金丹的存在,法力虛浮,一上戰場,被鐵血煞氣一衝,基本就腿軟了,估計還不如百戰築基老兵!

築基境和金丹境,基本是軍隊中的低層軍官了。元嬰境則是中層軍官。法相境則是中高層軍官。再往上就是將軍,甚至是名將了!

這就是中域軍隊多普遍情況,就算有所差距,也相差不大。

此外,雖然境界一樣,戰力和各種五花八門的力量體係也有很大關係,此外就是軍事素養、將領統帥、士氣戰意等諸多複雜因素影響!

……

大秦天庭和大離皇朝談妥後,雙方就迅速各自行動起來。

簡單點說,就是開始交接包括金帝帝城在內的大元人部的各座城池,這些自然由相應大臣負責,無需離皇和秦後等人親自去做。

雙方誠意合作,又是互相禮遇和謙讓,自然不會出現大的衝突或矛盾,頂多就是忙不過來時有點混亂而已!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被離皇派往大秦天庭的援軍主帥,是明皇武媚兒為主帥,霹靂火秦明和吉天王吉青相輔,以五千萬大離禁衛軍為主力,一億大離正規軍相助,還有部分強者、大修士相隨,那叫隨軍供奉!

與此同時,源源不斷的海量大離軍民,不停從南域本土,還有大宋仙庭暫居地、無儘星海和大桓仙庭地盤等地,傳送而至!

就算大離皇朝傾儘資源財富,調集了大量大離軍民,依舊無法滿足大元荒部和大元人部的人口需求,短時間內還有點杯水車薪的感覺。

此刻起,該叫大離荒部和大離人部了,隻是離皇短時間內冇打算更名換製,畢竟“滅國風暴”尚未落幕,那麼做有炫耀的嫌疑,還怕不夠遭人羨慕嫉妒恨嗎?!

當然,如今的大離人部,依舊有近半城池在大元仙朝掌控和管轄下,需要離軍一一去攻陷。

如今的離軍,坐鎮已有城池都捉襟見肘,數量嚴重不足,有點鎮不住下轄子民了,顯得也冇餘力去征伐。

如今風雨飄搖,及及可危的大元仙朝,很快就收到了大秦天庭內部戰報,頓時大鬆了口氣,也知道了金帝帝城及人部諸城,主人換成大離皇朝了。

不過,離軍冇主動去征伐人部剩餘城池,元軍也冇趁機出擊,甚至連挑釁都冇。

表麵看上去,似乎離元兩國,保持著相安無事的默契,各忙各的……

當然,誰都清楚,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,當暴風雨降臨時,絕對又是一場足以天下矚目的大風暴!

……

歲月荏冉,時間如梭!

距離金帝戰局,已經過去一個多月,這是離軍遠征大元,過得最平靜的日子,隻需鎮壓住下轄原大元子民就行!

如今,也該稱之為大離子民了,畢竟人部和荒部的諸城子民,本就不是大元仙朝的嫡係本族族人,光是民族就高達八十幾個,換個統治者,也不是那麼無法接受!

大離皇朝的政策也較為平和、寬容和仁德,除了各自建築和民生需要,並不會大力壓榨新子民,更嚴禁歧視、欺壓、盤剝和掠奪等事。

不得不承認,剛開始的新子民,排斥和抗拒還比較嚴重,短短一個多月時間,各城混亂就基本平息了。

因為那些新子民,發現換個新統治者,他們生活明顯更好了。

唯一讓新子民詬病的一點,就是遊牧生活轉向農耕生活的趨勢比較嚴重,讓很多新子民難以適應!

當然,大離朝廷也不禁止遊牧生活方式,甚至還有些小補貼,隻是大力推廣農耕生活方式而已,任由新子民自選,利弊難言!

赤帝帝城和金帝帝城,也因此成為大離帝城。

離皇武信,包括真侖帝妃、八真帝後這兩大重量級俘虜,都在赤帝帝城,正全速全力,瘋狂培訓大離禁衛軍!

八真帝後的天賦和特性,對於培養大離禁衛軍也有不小增幅,隻是冇真侖帝妃那麼大,而且相對“老實勤懇”的真侖帝妃,八真帝後有些佛係,隻聽令不主動!

一切順順利利,大離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……

直到大秦戰報傳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