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個被丟進垃圾桶的瓶子,額頭的青筋頓時突突直跳:“誰讓你把它丟掉的?!”

“我......我以為是琛哥哥喝剩的,你不是一直有潔癖嗎,怎麼可能再用?”

“閉嘴!”

暮景琛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,他問醫生要來一次性手套後,便從垃圾桶裡取出瓶子離開。

暮傾心總覺得這件事情太過怪異,那個瓶子上一定有天大的秘密,否則暮景琛不會忍受著潔癖將那個瓶子撿起。

想到這裡,她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隻見暮景琛走進了DNA檢測科。

她悄悄的走到門口,將耳朵貼在了門板上。

“幫我檢測一下這兩個人的親屬關係。”

“請問這兩位跟您到底什麼關係?”

“一位是我的兒子。”暮景琛頓了頓道:“一位是我的......太太。”

按照檢測科的原則,檢測人隻能提供親屬之間的樣本,暮景琛隻能這樣說。

門外的暮傾心頓時捂住了嘴巴。

難不成溫伊還活著?

這絕對不可能。

她回到病房後,便撥通了一串陌生的號碼。

電話一接通,那邊便傳來不悅的聲音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了,如果冇有要緊的事情不要打給我。”

“乾媽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彙報給你。”

暮傾心隨即將自己所聽到的事情和盤托出。

“傾心,你做的很好,現在我就交給你一個任務,盯緊暮景琛。”

“乾媽,放心吧,我一定說到做到,隻是你允諾我的事情......”

“你放心,我也會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暮傾心這才歡喜道:“我就知道乾媽最疼我了。”

掛掉電話後,老婦人立刻陷入了沉思。

巴魯達忍不住問道:“乾媽,您這是怎麼了?”

“暮景琛起了疑心。”

“那我們就把計劃提早實施,以免夜長夢多。”

老婦人搖了搖頭:“我不甘心,所以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能暴露。”

“那依照您的意思?”

“巴魯達,你不是在醫院的人脈較廣嗎,那就盯緊那邊的動向。”

老婦人隨即將醫院的名字告訴巴魯達。

他忍不住問道:“如果暮景琛知道了真相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老婦人一臉陰險:“若他知道了真相,那就意味著一場冇有硝煙的惡戰開始,彆忘了你叔叔杜仲是怎麼死的。”

巴魯達頓時眼眸發紅:“我永遠也不會忘記,如果不是乾媽告訴我真相,我恐怕這輩子都會被矇在鼓裏。”

“好孩子,你要相信乾媽一定可以為你叔叔報仇雪恨。”

一個星期後,暮景琛接到了丘熾登門拜訪暮家。

他帶來的還有醫院的檢測結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