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人去樓上,買了幾個嬰兒衣服套盒。

顧謹堯要去結賬,雲瑾拿出銀行卡,非讓收銀員刷她的卡。

那爭著刷卡的樣子,彷彿運動員跑百米衝刺一樣,卯足了勁兒。

搞得顧謹堯都不好意思跟她爭了。

最後雲瑾心滿意足地刷了卡。

出了商場,上車。

雲瑾變戲法似的,從背後變出一個小小的包裝盒,遞給顧謹堯,“給,送你的禮物。”

顧謹堯意外,“你什麼時候買的?”

“下樓時,你接了個電話,我隨手就買了。”

“我接那個電話,也就兩分鐘時間。”

“兩分鐘足夠了。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,我們練劍的,最講究一個快字。快拆開看看,喜歡嗎?”

顧謹堯拆開禮盒,裡麵是一條黑色真皮腰帶。

他不由得納悶,“送我腰帶做什麼?”

雲瑾晃了晃腕上的手鍊,“你送我手鍊,寓意拴住我的手。我送你腰帶,是要拴住你的腰。”

顧謹堯忍俊不禁,“真是個小機靈。”

次日,中午。

雲瑾一手拎著食盒,食盒裡裝著她親手包的薺菜餡餃子,另一隻手抱著五十朵香檳玫瑰,來到崢嶸拍賣行。

走到前台,碰巧遇到個年輕女人,正抱著一束花。

女人對前台說:“我要見你們少董,麻煩通報一下。”

前台剛要開口拒絕,瞟到雲瑾來了,馬上笑著對女人說:“對不起,我們少董有女朋友了。呶,她來了。”

女人扭頭瞅了雲瑾幾眼,滿腹狐疑,“你真是他女朋友?”

雲瑾笑,“當然是真的,我們是要結婚的關係,到時邀請你來喝喜酒。”

女人見她這麼篤定,頓時泄氣,把花扔下,走了。

這一幕,落到不遠處的柳忘眼裡。

柳忘坐在休息區沙發上,等半天了。

等的就是雲瑾。

柳忘站起來,走到雲瑾麵前,雙臂環胸,把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,好一頓打量,“你就是雲瑾?”

雲瑾略一頓,“是,您是?”

“我是阿堯的媽,柳忘。”

雲瑾急忙把花放到前台上,朝她伸出手,“阿姨您好。”

柳忘卻冇握她的手,隻一個勁兒地盯著她的臉,“長得挺漂亮的,個頭也還可以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雲瑾收回手,“二十二歲。”

柳忘眼珠動了下,“太小了,不會疼人。”

雲瑾笑道:“不,我特彆會疼人。”

柳忘撇了撇嘴,不信,“你做什麼職業的?”

“擊劍運動員。”

柳忘唇角垂下,“女孩子,打打殺殺的,不好。要溫柔一點,阿堯喜歡溫柔的,恬靜的,像蘇嫿那種。”

雲瑾深吸一口氣,淺笑,“擊劍運動員是一個體育項目,不是您理解的那種武打。我該剛時剛,該柔時,也很溫柔。”

柳忘鼻子輕哼一聲,“走吧,去見阿堯。”

“好。”

雲瑾拿起花,和她一起乘專用電梯,上樓。

來到顧謹堯的辦公室。

看到柳忘和雲瑾一起走進來,顧謹堯眉頭輕蹙,問柳忘:“你冇為難她吧?”

柳忘臉上堆滿笑,“纔沒有,我和雲小姐聊得很愉快,我很喜歡她。”

和剛纔的挑剔截然相反。

雲瑾發覺柳忘有點說不上來什麼感覺。

直覺不是個太好相處的角色。

不過為了顧謹堯,她願意包容柳忘。

雲瑾把花放到博古架上,打開食盒,對顧謹堯說:“我今天包了薺菜餡的餃子,你嚐嚐,還可口嗎?”

顧謹堯看著食盒裡一個個小巧可愛的餃子,眼睛亮了亮。

情不自禁地想起,小時候每到除夕,他會和蘇嫿一起包餃子。

他擀皮,蘇嫿包。

那時她也不過九歲十歲的光景。

小小年紀卻包得一手漂亮的餃子,心靈手巧。

想了片刻,顧謹堯又覺得愧疚,對不起雲瑾。

可是他控製不住。

腦子裡自然而然就浮出舊時的畫麵。

柳忘拿起筷子夾了一個餃子放進嘴裡,咀嚼幾下,點點頭,“包得還可以,女孩子就得會做家務,會做飯。我最不喜歡嬌滴滴的那種,這不會,那不會,洗衣做飯都不會,什麼都讓男人做。”

雲瑾但笑不語。

柳忘接連吃了三個,對雲瑾說:“什麼時候約你父母見個麵,見完麵安定下來,我好回去。”

雲瑾剛要開口。

顧謹堯道:“這事您老彆摻合,越摻合越亂。”

柳忘瞪他一眼,“你該把蘇嫿放下了。我看雲瑾就挺不錯,雖然職業我不喜歡,但是我打聽過了,她家世還可以。差不多得了,彆太挑了,誰的婚姻不是將就?”

“將就”這兩個字,太傷人了。

彆說雲瑾了,連顧謹堯都聽著刺耳。

他拉開門,“您老先回家好嗎?有事我們回去再說。”

柳忘見他不高興了,抱怨幾句離開。

等柳忘一走,顧謹堯看向雲瑾,“我的婚姻不會將就,我隻是暫時放不下,等徹底放下了,就會認真對待。”

雲瑾剛纔被柳忘膈應的那一下,馬上就釋然了。

她彎起眉眼笑得清甜,唇角的小小梨渦都像溢著蜜,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,你是對待感情很認真的那種。你對蘇嫿癡情,等走出來,也會同樣對我癡情。我等著,耐心等你。”

顧謹堯覺得這女孩子,小小年紀,卻活得比他媽還通透。

雲闊海的基因,外婆的培養,加上運動員的眼界。

造就瞭如此美好的一個女孩。

真的是萬中無一。

顧謹堯默了默,“我明天要出差,你明天不要來了,”

雲瑾眼裡閃過一絲不捨,“出差去哪裡?”

“島城,去那邊有點業務。”

“晚上要住在酒店裡嗎?”

“對。”

“到時把酒店地址發給我。”

一聽這話,顧謹堯不由得多想,“你彆來,坐飛機長途跋涉的,你會累。”

看他緊張的模樣,雲瑾撲哧笑出聲,“你彆害怕,我就是隨口問問,不會去查崗,更不會半夜裝鬼去嚇唬你。”

顧謹堯鬆了口氣,“你覺得我是怕鬼的人嗎?”

“那我就半夜變成一隻美麗的女鬼,入你的夢鄉。”

顧謹堯抬手揉揉她的頭,“就出差一天一夜,後天就回來了。”

雲瑾的頭微微一滯。

顧謹堯這才發覺,他做的這個動作過於親昵了。

他急忙抽回手,“抱歉。”

雲瑾俏皮一笑,“做得好。”

顧謹堯覺得剛纔揉過她頭的那隻手,掌心微微發燙。

當天晚上。

顧謹堯乘飛機,連夜抵達島城。

天亮後開始辦業務。

忙忙碌碌一天,回到酒店。

吃過飯,已是夜晚九點。

洗過澡後,顧謹堯躺在床上,居然有點難以入眠。

往常的日子,

雲瑾冇來

打她手機,關機,擔心,給雲闊海打電話

問顧傲霆要手機號

顧傲霆開心

走了

深夜來了

怎麼這麼晚?

飛機飛行途中進去顛簸區,

推他進酒店,你知道嗎?我以為我要交待在那趟飛機上,我還冇追到你,就出事了多遺憾

踮起腳尖,抱他,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