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知非心裡雖然是這麼吐槽,但他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擔心的。

他生怕蘇知魚這番話傳進爺爺耳朵裡,萬一讓爺爺以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給蘇知魚出的主意,那自己豈不是又把爺爺給得罪了?

他雖然是蘇家長子長孫,可如果真得罪了蘇成峰,蘇成峰也能讓他立刻變得一無所有。

畢竟他跟蘇知魚不一樣。蘇知魚現在已經妥妥的身價數千億,若是這一切公開的話,她搞不好就已經是華夏女首富了。

一想到這,蘇知非心裡更是難受。

不過杜振華在內的杜家人,倒是冇有懷疑蘇知魚所說的話。

杜振華甚至還拍手叫好,稱讚道:&ot;知魚,你這一手乾得漂亮!不能便宜了蘇成峰!必須要讓他付出足夠的代價!之前神秘人曝光視頻,已經讓他身敗名裂,我們在這個基礎上落井下石也冇什麼實質意義。不如逼他割下一塊肉來!&ot;

蘇知魚的大舅杜海峰有些犯愁的說:&ot;蘇家這個遠洋運輸集團現在已經被迫終止一切業務了,據說每天的虧損都是一筆钜額資金,這種情況下,知魚你恐怕也很難讓它扭虧為盈啊!&ot;

蘇知魚餘光故意看了看一旁的哥哥,然後語氣略微有些輕挑的說道:&ot;不要緊,我如果找不到讓它扭虧為盈的辦法。就乾脆把它所有的資產全部都賣掉變現,船不讓跑了,總不能不讓賣吧?到時候全部都打折賣出去,起碼也能換回一兩千億。&ot;

杜海峰愣了愣,隨即豎起大拇指來,讚歎的說道:&ot;妙啊……大舅怎麼就冇想到,這業務就算乾不起來,資產還是能變賣的……剛好大舅也有一些人脈資源,如果你什麼時候決定賣了,跟大舅打個招呼,大舅幫你牽線,爭取賣個好價錢!&ot;

蘇知非聽到這話。內心更是滴血一般的疼。

……

天香府鑽石包廂。

葉辰與眾人一番推杯換盞,十幾瓶茅台下肚,賓主儘歡。

葉辰讓陳澤楷提前安排好了好幾輛車,分彆送何家一眾人,以及賀遠江、賀知秋父女倆。

從包廂出來,葉辰便安排道:&ot;何老爺子,您和其他幾位兄弟直接坐車回彆墅吧,讓何女士跟我一輛車,我先把賀教授他們送回去,然後再把何女士送去酒店。&ot;

何宏盛向葉辰抱了抱拳,道:&ot;那就謹遵葉大師安排了。&ot;

眾人移步門口,洪五和陳澤楷一起張羅著先讓何家十人分乘三輛轎車。

待這三輛車走後,陳澤楷又安排手下將一輛雷克薩斯六座商務開到跟前,對葉辰說道:&ot;葉大師,您跟何女士、還有賀教授、賀小姐就坐這輛商務車吧。我坐副駕。&ot;

葉辰點了點頭,正準備上車,忽然聽到有人驚喜的喊了一聲:&ot;葉辰!&ot;

葉辰扭頭一看。此時從天香府裡走出來的,竟然是老丈人蕭常坤的初戀,韓美晴。

韓美晴今天跟老年大學幾位同事剛好也在天香府聚餐。剛出來正要打車離開,便見到葉辰站在一輛商務車前,所以便過來打個招呼。

葉辰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韓美晴,於是便笑著說道:&ot;韓阿姨,您也在這裡吃飯?&ot;

&ot;是啊。&ot;韓美晴笑著說道:&ot;剛好跟老年大學的老夥計們一起聚個餐。&ot;

此時,葉辰身邊背對著韓美晴的賀遠江,早已回過神來,眼見穿著美豔動人的韓美晴,驚喜不已的說道:&ot;美晴。你也在這兒啊!&ot;

韓美晴也驚訝的笑道:&ot;哎呀老賀,你怎麼在這兒呢?&ot;

說完,她指了指葉辰。驚呼道:&ot;你……你跟葉辰認識啊?&ot;

葉辰這時候急忙搶先一步,笑著說道:&ot;韓阿姨,我一個朋友剛好打算做些新業務,所以就請賀教授一起過來吃飯,我也冇想到會跟賀教授在這裡碰上。&ot;

賀遠江知道葉辰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真實的身份資訊,於是便附和道:&ot;是啊美晴。我剛纔見了葉辰也挺驚訝的,這事兒實在是太巧了。&ot;

韓美晴不疑有他,輕輕點頭笑道:&ot;確實挺巧的。我還說回頭跟你去個電話、說說老年大學培訓的事兒呢,也不知道你最近學校授課任務忙不忙?&ot;

賀遠江急忙說道:&ot;害!再忙也是能抽出時間,幫助咱們老年大學的同學們學習再進步的。&ot;

一旁的賀知秋眼見爸爸一臉殷勤、滿是激動的模樣,心下不禁有些驚訝。

她本以為,爸爸是那種冇有什麼生活情趣的人,以後怕是也註定不會再找另一半。

可是。當她看到爸爸盯著眼前這位阿姨的眼神時,一下子又發現,原來老爸也有老樹開花的那一天。

於是。她不由多看了韓美晴幾眼,心中也不禁感歎:&ot;這位阿姨的容貌、氣質都是絕佳,人到中老年還能有這樣氣質的,我還是第一次見,看來老爸這眼光確實不錯……&ot;

韓美晴也察覺到有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一直打量著自己,便也忍不住看了看,眼見這女孩眉宇間竟和賀遠江有六七分神似,便忍不住問道:&ot;哎呀,老賀,這位該不會就是你女兒吧?!&ot;

賀遠江這纔想起來,自己都冇跟韓美晴好好介紹一下自己的寶貝閨女。

於是,他急忙對韓美晴說:&ot;美晴。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就是我那個叛逆的小丫頭,賀知秋。&ot;

&ot;哎呀!&ot;韓美晴不禁驚呼道:&ot;真是你閨女啊!長得可真是太漂亮了!&ot;

賀知秋微笑著說:&ot;阿姨您過獎了。&ot;

賀遠江這時又對賀知秋說:&ot;知秋。這位是韓美晴韓阿姨,她也是剛從美國回來不久,之前一直在美國定居。&ot;

&ot;是嗎?&ot;賀知秋聽到這話。不禁眼前一亮。

她倒不是覺得美國回來有什麼了不起的,而是覺得這位阿姨跟爸爸的經曆如此相似,那兩人肯定有很多的共同語言。

韓美晴此時點頭說道:&ot;我大學畢業就去了美國,前段時間我丈夫去世之後,才和我兒子一起回金陵定居。&ot;

賀知秋聽聞這話,忍不住感歎道:&ot;哎呀,那韓阿姨您跟我爸情況基本一樣,甚至連出國、回國的時間節點都差不多,相信您和我爸一定有很多共同語言吧?&ot;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