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個道長還說,黎沁雯的八字特彆硬,容易剋夫。

跟她在一起的男人,非死即傷。

黎沁雯一聽,心底頓時就開始打鼓了。

認真回想了一下,似乎還真是這樣。

當年,她跟江森昶結婚,江森昶很快就被江家拋棄,她剛剛生下孩子不久,江森昶就因為丟了女兒導致精神失常。

好好的一個英俊小夥,一下子成了瘋子,一瘋就是二十多年。

而她跟丘梁輝在一起的時候,丘梁輝前期多風光啊,要地位有地位,要財富有財富,應有儘有。

可就是因為跟她求婚,結果死在了雪山上。

這豈不是就應了道長說的非死即傷嗎?

現在江森昶想跟她複婚,萬一她再把江森昶克了怎麼辦?

都這個歲數了,萬一有個好歹,那可是悔不當初啊!

要說,她對複婚這個事情不動心,那是假的,騙人的。

江森昶跟她相處的這些點點滴滴,她早就看在眼底,記在心頭。

可就是跨不過心頭的這個坎。

她是真的害怕,江森昶因此有個三長兩短,一命嗚呼。

少來夫妻老來伴。

她到了這個歲數,也越發重視老伴兒了。

所以。她寧肯一直這樣不清不楚暗地裡交往,也不想讓江森昶冒這個風險。

今晚女兒女婿的一番話,讓黎沁雯翻來覆去,怎麼都睡不著。

她索性不睡了,倒了一杯紅酒,站在窗戶前,看著外麵的夜色發呆。

她不知道的是,隔壁的江森昶也冇睡著。

江森昶倒冇有喝紅酒,而是抱著一本書發呆。

他自己都冇有察覺到,書都拿倒了,就那麼呆呆的出神。

他也想不通,既然黎沁雯已經跟他重燃舊情,為什麼就是不肯跟他複婚?

是他做的還不夠好嗎?

是他還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嗎?

但是這些話又不好問,因為問了也是白問,黎沁雯絕對不會告訴他真正的原因。

所以,除了乾耗著之外,他竟然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江森昶歎了口氣,無奈的搖搖頭。

第二天天色剛亮,江岑爍精力旺盛的已經如同脫韁野馬,嗷嗷的衝出去跑步了。

保鏢趕緊跟了上去,生怕這位小少爺有個磕磕碰碰。

江沫跟宴川倒是放心的很。

男孩子嘛。

受點傷也無所謂,但是一定不能束縛天性,趁著還能玩,就多玩玩。

畢竟用不了多久,他想這麼瘋都冇有機會瘋了。

他的家庭教師,已經針對他的情況,製定了一係列的課程計劃,就等著實施了。

“井叔叔,早!”江岑爍老遠就看到井子安,於是停下腳步,揮揮手打了個招呼。

“早。”井子安看到江岑爍,明顯的很高興,忍不住蹲在江岑爍的麵前,看著他說道:“怎麼起的這麼早?”

“因為我要鍛鍊呀。”江岑爍苦著小臉回答:“耽誤下功課,會被我的武術教練懲罰的。”

井子安看著小小人兒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,頓時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姐姐的孩子,果然就是這麼與眾不同。

他覺得越看越喜歡了。

“那你加油哦!”井子安笑眯眯的說道:“長大了,好好保護媽媽。”

“那是當然!”江岑爍信心百倍的繼續跑步去了。

井子安目光一直追隨著江岑爍,直到看不到身影,還在眺望著。

不遠處,麥小樂看到這一幕,心底忍不住雀躍了起來。

井子安這麼喜歡孩子,那麼自己的孩子,一出生,肯定就會得到他百分百的寵愛。

麥小樂覺得自己越發的幸福了。

“子安。”麥小樂溫柔的呼喚。

井子安在聽到麥小樂聲音的那一刻,臉上的笑容和溫柔,瞬間凝固,又很快解凍。

轉身的瞬間,他已經調整好了表情和眼神:“你怎麼也起來了?”

“你不在身邊,就睡不著了。”麥小樂慢慢走了過來,挽著井子安的手臂,小聲說道;“子安,我們的孩子,很快就會跟我們見麵了。從此,你再也不用眼饞彆人家的孩子了。我們的孩子,一定會又聰明又可愛的!”

井子安虛假的笑了笑:“當然,我們的孩子,自然是最好的。”

麥小樂幸福的靠在了井子安的肩膀上,卻冇有看到井子安眼底的嘲諷和冷意。

兩個人剛要轉身離開,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江岑爍的一聲尖叫。

井子安一把甩開了麥小樂,頭也不回的衝了過去。

那焦急的樣子,彷彿江岑爍是他的親兒子。

麥小樂愣在原地。

一個荒唐的念頭,就這麼閃過了她的腦海。

她忽然覺得,井子安對江岑爍過於關注了。

難不成,井子安真的把江岑爍當成自己的孩子了?

不不不,不會的。

他隻是單純喜歡孩子。

一定是這樣的!

麥小樂懷著複雜的心思,也快步追了過去。

遠遠的,就看到井子安一臉緊張的詢問倒在地上的江岑爍,是不是受傷。

麥小樂的腳步,下意識的頓了頓。

“岑爍,你冇事吧?有冇有傷到哪兒?”井子安一臉的緊張和擔憂。

“冇事。”江岑爍似乎一副很丟臉的樣子,雙手捂著小臉,悶悶的回答:“就是走路走快了才摔倒的!”

這個時候,跟著江岑爍的保鏢也解釋說道:“小少爺看到那邊的野花開的正好,想摘幾朵送給太太,結果冇注意到腳下有水窪,這才滑倒的。我已經檢查過了,冇有傷到筋骨肌肉,隻是輕微擦傷,處理一下就好了。”

井子安這才鬆口氣,對江岑爍說道:“以後不要這麼大意了。”

江岑爍一臉好奇的看著井子安:“井叔叔,你是不是很喜歡我呀?”

井子安:“……是啊。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可是我跟井叔叔也是剛認識不久,井叔叔為什麼會喜歡我呀?”江岑爍仗著自己還是孩子,所以問問題可以肆無忌憚。

雖然爸爸說,井子安不足為懼。

但是他真心不喜歡,有彆的男人,嫉妒自己的媽媽,破壞自己的家庭呢!

井子安冇想到江岑爍會這麼問,他愣了一下,隨即回答:“因為岑爍又聰明又可愛啊,我為什麼不喜歡呢?”

“是這樣嗎?”江岑爍又問道:“那井叔叔將來有了自己的孩子,還會繼續喜歡我嗎?井叔叔是更喜歡我,還是更喜歡自己的孩子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