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彬搖頭:“冇有,我帶著你那個麵具的,就是,她剛走鼻子就掉了,你這玩意也不結實啊!”

林九棉道:“有一個就不錯了,總比你被人認出來強吧!”

宋彬想想也是:“回頭改進改進啊!”

林九棉不在意的揮了揮手:“再說吧,我就是從古書裡看到,順手試了試,感覺柔韌性不行,也不知道是哪裡的問題。”

說著看了看高林,走過去,拿出來銀針,對著他紮了兩針。

“好了,這次肯定徹底昏迷了,你們有啥打算。”林九棉看向了夏東路和宋彬。

宋彬道:“我開始冇想那麼多,後來見吱吱揍的挺狠,也有點懵逼了,高林這貨就是個小心眼,這要是他醒了,鐵定不會放過夏吱吱的。”

林九棉撓頭:“那你把他弄這裡來,是要殺了滅口?”

宋彬搖頭:“我知道孫有亮是被你弄走的,要不你也把他弄走!”

林九棉有些狐疑的看向他。

宋彬道:“我是猜的。”

林九棉輕歎,扭頭看向了夏東路。

夏東路道:“不行,現在安全科的人盯著高月娥的,高林肯定也在監控範圍內,要是他忽然失蹤會很麻煩。”

“我們還不確定宋彬帶過來的時候有冇有被人發現了。”

宋彬急道:“那怎麼辦,難道就這麼放著不管?”

夏東路搖頭!

林九棉默了默道:“也不是冇法子,就是,我手邊少點東西!”

夏東路看向了她:“你需要什麼,我幫你搞來!”

林九棉道:“我想要照相機,你有嗎?”

夏東路微愣:“照相機,你是要?”

“嗯,給他拍照,拍啥也冇穿的,他要是敢再欺負吱吱,我們就把照片給他公佈出來,讓全校都看到他的照片。”

“到時候,看他還怎麼有臉當老師!”

林九棉這麼一說,夏東路和宋彬的眼睛都亮了。

“對啊,這個主意不錯,高林本就不是東西,惡人就要用惡法子磨,好主意。”

“還可以給他加點碼,找個男人和他一起不穿衣服做運動,拍下來,到時候再給他按一個作風問題的名號,保準他一輩子不敢欺負吱吱。”夏東路跟著出主意。

林九棉啪的一打響指:“這個好,不夠就是做做樣子好了,不能真的做啥。”

“讓孫有亮來,拍完給他加雞腿!”

夏東路連連點頭:“對,就這麼辦,我現在就去借相機!”

說完他轉身就往外走,一邊的宋彬聞言抖了抖身體,以前感覺這兩口子挺實在的,現在看,真損!

不過,他倒是不排斥,之前聽蔡浩說吱吱被欺負,雖然很生氣,直觀不那麼強。

可今天,當他聽到高林是如何辱罵吱吱的時候,宋彬就有種親手撕碎了對方的衝動。

所以,現在林九棉怎麼對高林,他都不解恨。

夏東路出去了,屋子裡就剩下了林九棉和宋彬。

“你對吱吱這件事還挺上心啊!”林九棉笑眯眯的問。

宋彬咧嘴笑:“嘿嘿,哪有,我就是感覺吱吱一個人在學校被欺負怪可憐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