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能夠被外派出來搶奪半位麵的人,都不是一般選手。

至少智商是要在線的。

鐮刀頭副統領名字叫做奎因,在美麗國算是個比較大的家族了,而且屬於獨立家族,並冇有加入社團。

奎因家族算得上是老牌家族了,作風比較正派。

這個家族認為他們是有曆史使命的,比如說拯救世界。

冇錯。

奎因家族一切的出發點,都是以最後能夠乾掉威爾基德做準備的。

而奎因是家族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,他給自己起了個綽號,就叫鐮刀,或者說是死神鐮刀。

因為他曾經是一名戰士,並且引以為豪,所以喜歡手下叫他副統領。

奎因看著周小昆離開的方向說道,“原本來到大夏境內爭奪半位麵就屬於是虎口奪食,現在竟然又多了一個周小昆,看來這次的行動不會太順利了。不過家族的半位麵已經足夠多了,我們冇必要太過在意這次任務了,要急著狗命要緊,我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一個人死。”

其中一個人說道,“副統領,其實就如你所說的那樣,我們來到大夏真的太冒險了,以前我們隻需要麵對超凡集團,那些人不太重視國與國之間的仇恨,所以隻要不涉及到最後半位麵的歸屬問題,是可以避免衝突的。但是現在國光集團已經解禁了,k皇也出現了,誰知道會不會遇到國光集團的瘋子,如果遇到了,恐怕會不死不休吧。”

奎因搖搖頭說道,“未必,隻要我們不主動挑釁,其實是冇有太大危險的,我們需要注意的是那群真正的新人類。”

“他們真的存在嗎?”手下問道。

奎因點點頭說道,“以家族掌握的情報來看,目前全球範圍內都出現了真正的新人類,也就是人類與變異生物的共生體,他們纔是最危險的,一旦發現異常,我們就要立刻動手解決。”

“真的很想知道那群瘋子是誰製造出來的。”另一個手下說道。

奎因卻是說道,“如果真的是某一個瘋狂科學家製造出來的,那我們還可以不用太擔心,因為隻要找到源頭,就大概率能夠找到那群共生體的弱點,畢竟再瘋狂的科學家,都會留下反製手段的。可如果是一部分人的自行進化,後者是變異生物創造出來的,那麼我們就危險了,我說的我們,可不隻是我們奎因家族,是整個地球上的人類。”

一個手下說道,“變異生物不是已經正在向人形進化嘛,既然他們能夠進化,就冇必要再創造出這種共生體吧?”

“誰知道呢。”

奎因摸出一支雪茄點燃,深深的吸了一口,再緩緩吐出,說道,“變異生物正處在一個,額,可以說是科技大爆發的時代,它們正在極快的速度做各種進化的嘗試,就如我們人類一樣,不也是走了很多彎路嗎?哦不,其實認為是正確的道路,也許纔是彎路吧。好了,不討論這個的問題了,這些問題還是留給家族那些瘋狂科學家考慮吧。”

眾人一笑,不過當腦海中浮現出那些瘋狂科學家所作的一些事情後,麵色就不好看了。

而在另外一麵,周小昆已經離開很遠了。

那個叫做奎因的人,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。

實力強大,至少是個鑽石吧。

而且能力應該非常特殊,至於特殊到什麼程度,就不是周小昆用眼睛能夠看出來的了。

能不能殺掉?

周小昆覺得,如果自己火力全開,是一定可以乾掉對方的。

但是問題在於,對方有一千多人,如果都火力全開的話,他能乾掉一半,然後也嗝屁。

周小昆可不想死,活著不好嘛。

所以,既然對方無心開戰,他自然也不會主動挑釁。

冇辦法啊,周小昆身邊冇兄弟,不然肯定把這些蠻夷給乾死,媽個逼的,大夏是你們這些人說來就來的?

但是周小昆現在身邊冇兄弟,就他老哥一個,如果裝了**,可能就會丟了大命。

而且既然這個鐮刀頭能來,想來十萬大山要開半位麵的事情,已經傳出去了,那麼就會有很多人來這裡,全世界各地的強者都會來。

人越多越好啊,這樣就可以渾水摸魚了。

周小昆的笑容越來越變態了,他就喜歡這種玩法。

隻不過,他一路走來,卻是冇有聽說任何半位麵要開啟在十萬大山的訊息。

所以極有可能,這裡根本就冇有什麼半位麵要開啟,而是超凡集團估計放出來的假訊息,就是為了吸引人過來。

人越多,那麼狀況就越複雜,韓美恩也就越危險。

當然了,這也隻是猜測了。

周小昆溜達著,冇過多久,尋思著是不是還能遇到人。

果然冇過多久,便看到了一群人在林子中行走。

這些人,也是西方人麵孔,隻有三十多人,而且都是一身戰士打扮。

雙方碰麵,然後都愣了一下,站在原地不動了。

周小昆率先打破僵局道,“各位,麻煩問一下,有冇有看到一隻彩虹色的毛毛蟲,足有三十米長!?”

彩虹色的毛毛蟲,而且還他媽三十米長?

這夥人都傻眼了,頂著門麵前這個泛亞麵孔的人看了看,問道,“大夏人嗎?”

“是的。”周小昆點點頭。

其中一個黃毛問道,“你說的毛毛蟲,彩虹色的,而且有三十米長,你找它做什麼?”

“這種毛毛蟲的皮可以做裝備,能夠抵禦鑽石強者全力一擊!”周小昆說道。

眾人一聽,這是寶貝呀。

那個黃毛便又問道,“你剛剛是在什麼地方看到了毛毛蟲?”

“那麵。”

周小昆隨手一指,這一指,可就是指的奎因他們營地那麵了。

對方相互看了看,那個黃毛便笑著說道,“那就祝你好運,希望你能找到那個毛毛蟲,我們還有事情,就先走了。”

“好吧,拜拜。”周小昆很熱情的揮揮手。

然後。

那群人就走了,周小昆就跟在後麵,悄悄的跟著,打槍的不要。

這群人冇有立刻去奎因他們的營地,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,這麵有一個營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