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什麼我會收到兩條表達含義完全相反的遺言,除了傅天之外,還有誰知道我們曾經的一切?”

老太太腦中浮現出韓非的身影:“我好像真的忘記了一個人,那個人和他很像,也曾這樣獨自奔向黑暗……”

其他高層還在討論對策,杜靜卻悄悄起身,她冇有驚擾那些公司實權管理者,乘坐電梯來到了樓下。

走出城市巨幕,老太太看著建築外麵的人群,她並冇有找到匆匆離開的韓非。

“韓非,好熟悉的名字,我在夢中聽媽媽說過很多次……”

……

晚上十一點鐘,韓非在警車的護送下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。自從出了這事後,警方開始對他進行更加嚴密的保護,所有人都覺得蝴蝶又要對韓非動手了。

和留在房間裡的警察互換衣服,韓非將看守的警察送出了自己房間。

關上房門,韓非的表情依舊冇有發生太大變化,他走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,在洗臉的間隙,通過牆壁上的鏡子觀察整個房間。

韓非擁有過目不忘的超凡記憶力,他在房間裡麵做了很多小記號,如果屋內被人翻動,那些記號肯定會被破壞。

“警方冇有搜查我的房間,他們對我還真是信任。”

擦去臉上的水跡,韓非又開始在屋內走動,仔細檢查每一寸地方,看看屋內有冇有被安裝竊聽器和微型監控。

足足花費了半個小時,韓非才徹底放心,他臉上的表情有所舒緩,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今天可以說是最驚險的一天,他在深空科技那棟大樓裡差點就露出破綻,開顱的痛苦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。

“黑盒是我最大的秘密,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。”

繃著的一根弦鬆了下來,韓非眼中湧現出疲憊,他打開冰箱開始胡吃海塞。

酒足飯飽後,他躺進了遊戲倉當中。

深層世界裡還有一大堆事情冇有處理,另外他還要儘快把白顯送回淺層世界去,對方為了完美還原出韓非的氣質,不惜進行自殘,這敬業的精神讓韓非都覺得電影節欠白顯一個影帝。

連接好各種線路,韓非戴好了遊戲內接的頭盔。

視野中的一切被鮮血染紅,韓非感覺站立在自己後背的血人好像更加的虛弱了,他想要回頭去看,但每次都在快要看到對方的臉時,遊戲登陸成功。

睜開雙眼,韓非出現自己下線的地方,抱著靈壇的哭就好像等待主人的修狗,一直在原地等待韓非回來。

“通道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?”

這個問題對於哭來說可能過於複雜,那孩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牽起韓非的手就朝外麵走。

看哭如此著急,韓非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,一路狂奔。

樂園中央的高台已經碎裂,所有神龕碎片都被移送到了迷宮當中,籠罩天空的斑斕蝴蝶虛影也消失不見,夢的意誌似乎受到了驚嚇,暫時退去了。

“這是迷宮?”

韓非看著那巨大的深坑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離開時,深坑當中交織著噩夢,所有建築都被毀壞,但僅僅一天時間過去,深坑當中就已經有了新迷宮的雛形,部分建築也被修複。

聽到韓非的聲音,無邊詛咒從黑暗中湧出,彙聚成了一道女人的身影。

在徐琴身後,幸福小區和死樓的居民們陸續從深坑當中爬出,臉色蒼白、身體大麵積潰爛的白顯也在其中。

“你先帶他離開吧。”魏有福悄悄靠近韓非,低聲說道:“你這朋友真仗義,為了能夠完美還原你的氣質,讓徐琴把詛咒刺進他的皮膚下麵,還在自己身上劃出了大量傷痕。”

韓非趕緊跑向白顯:“白哥,這次如果冇有你,我可能就要成為全世界玩家的敵人了。”

“不是可能,你已經是屠殺了十萬玩家的全民公敵了。”白顯將那張獸臉麵具遞給韓非:“這麵具你可千萬彆亂戴,我感覺那些玩家現在都卯足了勁想要弄死這麵具的主人。它已經成為了一種象征,代表邪惡、魔鬼、絕望和所有不好的東西。”

“應該也冇那麼嚴重吧?”

“你是真冇有自知之明啊!不過同樣是玩遊戲,你能在一個溫馨治癒遊戲裡,硬生生把自己玩成最終大反派,我也是挺敬佩你的。”白顯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:“以後這種事還是不要找我了,我膽子小,承受不住!”

“辛苦了,白哥,但話說回來,我感覺你的演技在那短短幾分鐘時間內直接踏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”韓非輕輕拍了拍白顯的肩膀:“你現在絕對是少見的大師級演員了。”

“真的嗎?那我明年應該可以衝擊一下影帝了。”白顯都現在這個樣子,依舊對影帝念念不忘。

“絕對冇問題的。”韓非扶著白顯朝旁邊的房間走去,他準備使用回魂天賦,把白顯送走:“白哥,推開這扇門,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這麼簡單嗎?”握住了門把手,白顯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麼,他轉身看向韓非:“那個……韓非,我能不能也拜托你一件事?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明年你能不能彆參加影帝的評選,這裡麵水深,先讓我再試一年。”

“放心,在你獲得影帝之前,我都不會參加影帝的評選。”韓非拍了拍白顯的肩膀,不等對方反應過來,就使用回魂天賦將其送回到淺層世界。

看著空蕩蕩的房間,韓非也有些感歎:“原來我前半生積攢的全部幸運,都用在了遇到你們幾個好兄弟的身上。”

走出小屋,韓非在鄰居們的陪同下,第一次進入通道。

因為某些原因,他無法用正常的遊戲倉登錄遊戲,但通過這條通道,他好像也可以前往淺層世界。

“我去那裡,會不會被當做是鬼?”

越是深入通道,韓非越是感覺這通道不一般,它真的好像擁有生命和自己的意識一樣。

牆壁微微蠕動,散發著淡淡的血腥味,這條通道甚至還在自我成長和修複,它在努力縮短深層世界和淺層世界之間的距離。

“我們之前已經來這裡看過了,想要構建一條連接深層世界和淺層世界的通道,首先需要一具不可言說的屍體。”魏有福撫摸著通道牆壁:“這就跟我們在傅生記憶神龕裡看到的場景一樣,樂園下麵的通道就是從初代鬼心口延伸出去的。”

“為什麼不可言說的屍體能夠連接兩個世界?”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魏有福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那是我們平時連提都不敢提的存在,或許等我們當中有人能夠成為不可言說,一切迷霧纔會被撥開。”

“那你們也努點力。”韓非很喜歡和魏有福說話,他能感受到有福身上的情緒變化,對方正慢慢找回自己遺失的人性和情感。

“老樓長和他的三個孩子都是不可言說,可惜四人進入深層世界內部區域後,隻有最小的歌聲逃了回來。我們要麵對的敵人,真的很恐怖。”魏有福冇辦法樂觀,他在見識過不可言說的恐怖能力後,這幾天都憂心忡忡。

“慢慢來吧。”

“我們恐怕是冇辦法慢下來了,夢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存在,它的本體隨時有可能會過來,我們必須要做好應對的準備。”魏有福摸著自己的胸口,人體拚圖案的其他受害者此時都藏在他的身體當中:“我現在已經可以確定,夢也在尋找小八,我必須要保護好那孩子才行。”

在眾多鬼怪的陪同下,韓非深入通道,當他走到一半時,腦海中響起了係統的提示音。

“編號0000玩家請注意!繼續向前將引發未知後果!請慎重選擇!”

停下腳步,韓非眉頭微皺:“不能過去?”

“你也冇辦法過去嗎?”魏有福有些驚訝,他們無法再往前是因為他們是深層世界的鬼,韓非可是百分百的活人啊!

“什麼意思?深層世界的居民不能通過這個漏洞進入淺層世界?”

“所有鬼怪好像都受到某種力量的束縛,想要過去也可以,但會付出非常大的代價。”徐琴伸手按住了牆壁,她指尖的詛咒如同浪潮湧入通道,可那些詛咒在進入淺層世界那邊的通道後,有九成都慢慢消失了:“我原本還考慮要不要附身到某個人的身上,通過這種方式離開。”
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還好。”

“你也彆高興的太早,隨著通道慢慢成長,深層世界對鬼怪的束縛會越來越弱,也許要不了多久,鬼怪便可以自由在通道中穿行了。”

“能有一點緩衝的時間就足夠了。”韓非現在需要休息,他不想再引發什麼混亂:“我從傅生的記憶神龕當中帶出了一萬多道靈魂,我想要和他們一起建造一座人鬼共存的城市,等這座城市建立好之後,我們可以慢慢放進來一些‘幸運’玩家,嘗試把淺層世界的希望和幸福引導入深層世界。”

韓非完成了傅生的神龕繼承任務後,獲得了一大堆的任務獎勵,他都還冇來得及使用。

“我們現在擁有樂園、整形醫院、死樓三片區域,打造一座小型城市應該是綽綽有餘。”魏有福也讚同韓非的想法:“不過我們還是跟其他恨意商量一下比較好,尤其是那個小醜,我根本冇辦法猜透他的心思,到現在也不能確定他是不是願意幫我們。”

幾人返回地麵,可是找遍樂園都冇有看到油漆工和小醜。

“算了,先不管他們了。”韓非走到高台之上,目光掃過那些被自己帶出神龕的靈魂,他們很多人還冇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,記憶仍停留在生命之花熱烈綻放的時刻。

“尤伊,小賈,英叔……”

一張張熟悉的麵孔浮現在韓非眼前,那些被鬼怪庇護的特殊市民,基本上都是傅生專門保護的靈魂,他們善良、勇敢,是大災之中反抗的火光,是人性飄揚的旗幟。

“有他們在,我應該可以打造出自己夢想的城市。”-